• 商务热线:400-036-3566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案例展示 >
案例展示

欧元20周年 再谋挑战美元霸权地位

  冯迪凡

  [在经济危机前,以欧元发行的主权债务在2007年曾一度高达40%,目前略高于20%,与20年前欧元刚降生时相仿。]

  当今欧洲存在奇异景象:欧元诞生20年之际,几乎各国都浮现了质疑欧盟一体化进程的右翼民粹主义浪潮,但质疑欧元之声却相对寥寥。

  实际上,当初在欧洲,欧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受欢迎,欧元区考核显示,38%的欧元区成年人已经不大记起还有其余欧洲货币;而那些在退欧浪潮中提出过“反欧元”主张的极右翼政党都早早试探到民众的这层底线,再也不提废除欧元了。

  欧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Draghi)在2018年事末感叹道,20年从前了,其间出生的这代人已经不知道曾经有其余(欧洲)国内货币了。

  不过,对于仅仅统一了货币政策,却缺少统一财政政策的欧元区而言,这样的出厂设置有些过于英勇了。大部分欧洲政治经济学学者在谈到此处时,都会应用一个杰出的比喻:欧元区的基石是一堆松软泥块,把它们黏在一起的就是欧元。

  2019年,欧元区的黏合剂——欧元能不能更加强壮一些?20岁的欧元正在酝酿搞一件大事件:加强欧元在国际支付中的作用,并将欧元作为储备货币来挑衅美元的主导地位。

  在专一于欧洲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政治学教养韦伯(DouglasWebber)看来,历史上,欧盟的任何一项动议都必需得到德国的强力支持方能胜利。

  在接收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韦伯指出,欧元区是否加强欧元的国际地位,要看德法是否能在2019年加强配合,增进欧元区财政联盟一体化,以目前德法引导人的近况来看,两国内耗均一直,在欧元区层面若想有所作为,挑战较大,且从历史上看,德国越能为欧盟提供一个稳定器类的作用,欧盟在危机中就越能安稳渡过。

  欧元谋求挑战美元地位

  1999年1月1日,欧元正式创立。20年中,欧元度过了不少惊险的时刻。作为欧盟19国通用的统一货币,欧元覆盖3.4亿欧洲居民,不过其国际地位自欧债危机以来便始终不完全恢复——在经济危机前,以欧元发行的主权债务在2007年曾一度高达40%,而目前仅略高于20%,与1999年欧元刚出世的时候大抵相当。

  同时,固然欧元仍是全球第二大贮备货币,但其在外储中的比例显明下降,且并非国际贸易中进行交易的首选:哪怕是欧元区国家在对外贸易时对于欧元的使用也十分受限。

  2018年9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Juncker)指出,欧盟作为能源进口大国,在只有约2%的能源进口自美国的情况下,80%的能源进口都以美元结算着实“荒谬”。

  这其中不仅包含石油,也包括天然气进口。譬如,目前欧盟约70%的天然气进口都要使用美元,只有在欧洲天然气交易中心进行的自然气交易是以欧元计价。

  欧盟方面数据显示,欧盟的能源进口主要来自俄罗斯、中东地区和非洲,在从前五年内每年平均入口量达3000亿欧元(约合2.34万亿公民币)。

  2018年5月,美国退出伊核协定一事则令欧盟再次燃起加强欧元国际地位的念头:美国对伊朗的制裁重大威胁到在伊朗发展业务的欧洲企业,尤其是在业务中采用美元结算或是在美国融资的欧洲企业。

  法国国际关系研讨院资深研究员、巴黎政治学院国际经济问题研究中心教学梅耶(ClaudeMeyer)对第一财经记者的表述代表了很多欧洲人的看法:欧盟并不想追随美国。

  容克在2018年12月31日为纪念欧元20周年所做的讲话中则指出,欧元已经成为团结、主权和稳定的象征。“它为咱们的国民带来了繁华和保护,我们必须确保它继续这样做。这是我们正在努力完成我们的经济和货币联盟(EMU)的起因,同时欧盟也要进一步推动欧元的国际角色。”

  欧盟口中的推动欧元国际角色,即为欧盟在2019年的一项工作重点。柏林自由大学客座传授史世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欧盟方面对于欧元的国际地位,以及强势欧元的追求由来已久,且容克在2018年9月的“盟情咨文”中已经吐露,欧盟在提升欧元国际地位问题方面,在2019年将出台具体计划。

  欧盟委员会目前呐喊成员国可以在签订国际协议、进行与能源相干的交易以及提供金融服务的公司在做与能源相关的名目与交易时,都要更广泛地使用欧元。同时,欧盟委员会将在2019年,就在原料和食品商品市场及交通领域更广泛使用欧元额外艰苦同欧盟成员国发展探讨。

  欧盟委员会并在2018年12月初发布的一份文件《朝着欧元更强国际化地位前行》中指出,增强欧元的国际作用,其目的在于不干涉商业自在或限度货泉筛选,而是通过进步欧元的位置来为市场加入者供给更多的取舍。

  加强欧元的国际作用能够视为欧洲对开放、多边跟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经济的承诺的一部分。欧盟委员会指出,从全球范围来看,它将有助于提高国际金融体系的还原力,为寰球市场经营者提供额定决定,使国际经济不易受到良多局部对单一货币的强烈依靠所带来的冲击的影响。

  与此同时,欧元国际地位的加强也可以为欧盟内部带来很多实际利益。

  首先,欧元在寰球更广泛的利用,可能为欧洲企业降落本钱以及国际贸易危险。特别是对中小型企业而言,以欧元而非外币进行的交易,将消除汇率危险和其他与货币相关的成本。当欧洲金融市场更深刻、存在更高的流动性和整合度时,即使在外部金融不牢固时期,欧洲企业和政府也有更坚固的融资渠道。欧洲破费者和企业在国际贸易的支付和收款时也有更强的自主权,在融资的过程中减少第三国的影响。同时,欧元作为保险的储值货币,欧洲家庭、企业及成员国也可以支付更低的利率。

  德国会为脆弱的EMU埋单吗?

  欧盟的各级领导人也意识到,为牢固欧元的国际地位,欧盟必须连续实现经济和货币联盟(EMU)、银行业联盟、资本市场联盟等一系列建设,为提高欧元在全球的吸引力,供应更稳固和富有弹性的经济和金融框架。

  欧元出生具备先天毛病:欧元区货币政策同一而财政政策未能统一。诚然在设计欧元之前,欧洲对蒙代尔的“最优货币实践(OCA)”进行了举不胜举的探讨,但最终欧元区的成破同OCA多少乎不什么关联。

  在欧洲政治经济学方面最宏大的经济学家之一、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欧洲研究所传授德·格劳威曾对第一财经记者斩钉截铁地说过,成破欧元区就是一个政治决定,跟OCA无关,而为促进欧元区度过主权危机,不陷入“危机-救助-更大危机”的恶性循环,欧盟必须完成财政联盟甚至政治联盟的一体化进程。

  2012年7月25日,西班牙的长期利率飙升至7.6%,引发欧元崩溃的恐慌。在德拉吉许诺“会不惜任何代价来救命欧元”的一天后,当年8月,欧洲央行购入价值220亿欧元的欧元区国家债券以支撑意大利与西班牙。此后为防止此类主权债权恐慌事件发生,欧盟开始踊跃编制防护网。

  2018年12月31日,在欧盟有“五总统”(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议会主席、欧元团体主席、欧央行主席和欧洲理事会主席)之称的五位欧盟行政机构最高官员统一发声,在祝贺欧元20周年之际,也渴望欧元在将来的岁月里加固其国际地位,并持续实现EMU建设。

  欧元集团主席马里奥·森特诺(MarioCenteno)表示,在艰难时期,在经济繁荣时代,欧元都要始终进行改革。毫无疑难,咱们领有加强EMU的政治意愿。

  不外,空想丰满,事实骨干:2018年一年,欧盟都没有在推进EMU方面扑腾出太大水花:由于各国在建立欧洲奇特存款保险计划(EDIS)方面缺乏共识,欧元区银行业同盟仍然没有能完整树立起来。

  史世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现,各方准则上达成了共鸣,关键问题是,是要快还是要慢。其中德国抱着谨慎的态度。

  同时,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的有关欧元区估算、欧元区财政部长以及欧洲版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盘算均被不同水平川弱化跟搁置。

  韦伯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使用霸权稳定实际来分析欧盟的话,这其中可能提供稳定的就是德国以及法国同德国的关系:通过历史看到,在欧洲各次危机之中,德国在历史上成功地动员了其他成员国对其危机策略的支持,当然在承担了领导作用的同时,德国也承当了不成比例的成本。

  在进一步建设EMU,并加强欧元国际地位的进程中,这一次德国依然愿意埋单吗?

  对此韦伯的判断很谨严。他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因为德国海内的欧洲猜疑主义浪潮已经开端追赶上其他成员国,欧盟的未来恐怕要取决于一个新的、更普遍的联盟,这有三种方式:德法加固联盟,德国加强对北部欧洲国度的联系,德法联盟纳入更广泛的盟友。

  (实习生郝爽言对此文亦有贡献)

  


   

友情链接: 腾讯分分彩官网 pc蛋蛋28 时时彩网站

Copyright © 极速分分彩注册开户www.zmbgc.com 版权所有